匕禾页

【佣盲】十五

◆佣盲向
◆致黑夜的孩子——海伦娜·亚当斯
 
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时,她小心翼翼地扶着墙行走着。
 
身手敏捷地翻过窗,巧妙地躲过监管者的追击。戏谑地勾起嘴角,回眸想打探监管者的位置,却瞥见了跌跌撞撞的那个女孩。那是我没见过的面孔。
 
女孩看起来年龄不大,十九岁左右。干练的短发,一副眼镜恰好将她身上的干净气息体现得淋漓尽致。我从未见过拥有这般气质的女孩。美中不足是,她跌跌撞撞的,一手在空气中摸索,而另一手中的东西令我感到意外:是导盲杖。我不可置信地望着她。
 
她居然是个盲人。
 
女孩感受到了来源于我的视线,抬起迷茫张望的脑袋,努力寻找着我的方位,扬起一个微笑。的确,因此我可以断定,她是个很干净的孩子。以她的角度,根本看不清是敌是友,对不熟悉的人微笑,真是大胆。
 
忐忑紧张的心跳声不宜时机骤起,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监管者的身影,拔腿跑才是现在该做的。但是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是,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,却已经下意识地朝那个急忙逃跑的女孩奔去。
 
女孩看上去紧张极了,她根本看不到所谓的危险。我大步流星,在监管者的红光照射至此的前一秒,搂过女孩纤细的腰,灵活翻身躲过视线。只是,并不安全。带着女孩,小心翼翼地与监管者隔着一堵墙盘旋。女孩起初挣扎了几下,令我莫名其妙地多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罪恶感。好像我才是监管者似的。她渐渐冷静下来,也大致明白了状况,轻声问我,嗓音婉转动听,让我不由得回忆起曾经,战争的号角打响前,陪我安稳入眠的落在枝头歌唱的夜莺:
 
“你是谁?”
 
“我……”我还来不及告诉她,监管者却忍俊不禁将脚落在了窗沿上。顿时我的脑中警铃大作,带着女孩拔腿就跑。只是女孩承受不住我这样的速度,好几次险些从我怀中摔下,好在由我搀扶着。这点很苦恼,可是时间无多!监管者必定会追上来,思考对策已经来不及。
 
我突然想起了杰克——大名鼎鼎的监管者开膛手杰克。学着他的绅士风度,将女孩打横抱起。女孩很轻,轻得不像话。我不得不把她抱紧一些。我能看到她有些不习惯地皱了皱眉,随后轻轻扯了扯我的外套,用导盲杖指着某一方向,示意我往那儿跑。
 
我相信她。
 
尽力放轻力道,将女孩放置可以打掩护的杂草丛中。直至确定监管者已经离开,才松了口气。
 
“你是谁?”她再一次问。
 
“我是奈布·萨贝达,一名佣兵。”我弥补了这个问题的残缺回答。
 
“你第一次来庄园?”我干脆坐在她的对面。我看得见她,她的样子很美丽,很干净,也很清新,与轻易可见的妖艳女人不同。我不把这当做是因为她年轻,一个人的气质是与生俱来的。但是她却看不见我。这样也罢,我不求她能记住我是什么样子。
 
“嗯。”她回答我。
 
和她的交谈中,我得知了这个女孩的名字——海伦娜·亚当斯。很奇怪的是,从她的经历来看,她是彻底的盲人,可每当我望进她那双眸子的时候,我仿佛置身在清澈的小溪旁,卸下了战争的劳累,细细感受溪水的温柔。人生而平等,她的视野是一片无尽晦暗,可她的眸子如溪水清澈。或许是上帝赐予的礼物。
 
或许我找到了战斗的新意义。
 
我尽量温柔地揉揉她的脑袋。这种亲昵的动作于我身上并不常见,——曾经,我奉我“敬爱”的雇主的命令,不请自来地闯入一家普通的住宅。我本以为这里的主人,只有一位中年男人和一位妇女,只是当我用刀刃划开他们打算尖叫的喉咙的时候,我无意间地抬头,看见了站在楼梯上那双清澈的眼睛。我怔住了,第一次由衷地感到手足无措——他们年幼的女儿亲眼目睹了我是怎样残酷地进行杀害时,她却不像其他孩子哭着妄想逃走,而是请求我一并把她杀了。她清澈的眼睛里倒映出了无情的漆黑枪口。我举起了枪,缓缓走近她。忽然,我怜爱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——我想我有点喜欢这样纯净的小孩子了。
 
“不后悔的话,闭上眼睛。”她听话,乖乖闭了眼睛。
 
别记住我。我在心中默念,扣下了扳机,眼前鲜活的生命倒下。
 
但这次不同。这次是我由内而外的想保护她——黑夜的孩子——海伦娜·亚当斯。我凑上去,却没有勇气给予这个孩子我所谓的温柔——只是一个简单的吻,连落在她的脸颊上的勇气都没有。我好像变奇怪了。
 
我想我是没有那个资格。
 
我不能将我自身的肮脏侵染她的纯净无暇。
 
其他求生者已经破译了所有密码。我为此感到庆幸,伸手想去扶她起身。她却好像感受到了一般,将自己的手自觉又出乎意料精准地放在我的手掌心。我第一次想发笑,或许是因为太过兴奋。但是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可能是因为她?
 
我牵引着她,一步一步朝着大门走去。她乖巧地跟随着我,我知道她信任我。
 
“奈布先生,谢谢。”离开危险的那一刻,她如是说。我回首看向她,她甜蜜地笑着,那种笑也是我从未见过的风景。
 
“不客气。”我听到我的心跳声有些加快,难道是监管者?我往后瞧了瞧。
 
不是因为监管者,可为什么心跳加速了呢?